在雪之妖

业余写手/coser 双花/喻黄 盾冬/贾尼/鹰寡鹰/红银 瓶邪
瓶邪 朋友你听说过全职高手吗☆〜(ゝ。∂)

your boyfriends 小蜘蛛篇(荷兰版?)

\小蜘蛛/

忠于非:

your boyfriends  小蜘蛛篇!
你喜欢着彼得.帕克,每次他急急忙忙的跑到学校时,你总会保持一种神奇的习惯,递给他一个三明治,他也是总会不好意思的眨眨眼,红着脸接受你的好意,看着他狼吞虎咽的吃着你给他的三明治时,你笑了笑,情不自禁的将手指放在他的嘴角,轻轻抹去因为吃太急而粘上的沙拉酱。
他的眼睛一瞬间犹如受到了惊吓一般瞳孔放大。耳根悄悄的红了。当你醒悟过来时,也只能不好意思的收回来手,对他笑了笑 看着他落荒而逃的身影觉得真的很可爱。
过了一个打击犯罪的下午,彼得打算偷偷去你家看看,他慢慢爬向你的窗户,默默偷看着。
“天哪……千万不要被其他人发现了!不然明天号角日报头条就是:蜘蛛侠猥琐偷看少女了!”他自言自语着。
你听到窗户外有一些声音,你打算出去看看,打开窗子后,却发现了在你家窗外潜伏的蜘蛛侠。你瞪大眼睛,“oh……天……真的是……不可思议?”
不知道你如此敏感的蜘蛛侠现在有些慌乱,‘天哪……我第一次偷窥被发现!!!完蛋……我现在说我是路过的,她会信吗???完了,死定了!带给她的不会是“哇……蜘蛛侠是个变态吧……”’你有些想笑的开口,声音带着笑意,“亲爱的好邻居,蜘蛛侠?你在这干嘛?外面风大,要不要进来坐坐?”
你觉得蜘蛛侠这个现在发呆的样子与彼得帕克重合了起来,鬼知道他的面罩怎么能做出表情

彼得现在有些窘迫,他进到了你家,彼得随后想到了什么,心情变得乌云密布。
你看着蜘蛛侠一瞬间的心情低落,你有些心痛,摸了摸他的头,转身端了一杯牛奶,一盘意大利面,递给了蜘蛛侠。
看着他意外可爱的吃相,心里了然。
“有什么不开心的吗?蜘蛛侠?”你看着他慢慢吃着面突然发问。
“噗……咳咳”他不出意料的呛到了,他犹豫了一下,回答道。
“如果……喜欢一个人……暗示过了,但是又不知道喜欢的人喜不喜欢我……怎么办?”
你挑了挑眉,“那就凑巧试探一下?”
蜘蛛侠好像有些振作了:“怎么试探??”
你笑了笑,
你挑了挑眉:“这样”你慢慢靠近,将他嘴角旁边的酱汁轻轻舔去。
蜘蛛侠愣在那里,脸上有着不自然的红晕。
你靠到彼得耳边,轻轻落下一句“My angel, you have noticed, light give wings is not enough, and you are the brilliant character shining at me, every hour and moment declare your identity”
翻译: 我的天使,你要不引人注意,光舍去翅膀是不行的,你的光辉与品德都在闪闪发光,无时无刻都在向我宣告你的身份

把疾风乱舞里饭团鼬的剧情存一下……。省的以后还得回相册翻

你要不要来个饭团?


宇智波鼬在灭族的那一天就决定要背负着最亲密的弟弟的憎恨度过他的一生了。他一直觉得自己是木叶的忍者,但是他不认为自己还能正大光明的踏进木叶。

然而上天给了他一个机会,佩恩将掳走鸣人的任务交给了他和鬼鲛。

“就算是你,也会对木叶有所留恋啊。” 他听到鬼鲛这么对他说。

“不,我一点也不留恋。” 他听到自己这么说。三勾玉不带任何感情的注视着木叶的大门。

“明天进村吧。我去准备些吃的,鬼鲛你去周边打探一下。” 找了一间无人居住的小木屋,脱下了晓袍,到附近的村子里买了一些食材,用一个小火遁点燃了已经有些发霉的木柴。将锅架在灶台上,鼬便坐在在灶台旁边,等待着生米变成熟饭。也许是周围太安静了,米饭的蒸汽缓缓上升,然后消散,鼬紧绷的神经慢慢放松了下来。

他难得的出起了神。

米的话……做成木鱼饭团就不错……不过……为什么是木鱼呢。 他慢吞吞的想。

“尼桑!约好的修行!陪我练习手里剑吧!”佐助拽着鼬的裤子,兴致勃勃的邀请鼬陪他修行忍术。

“好啊,我明天休假。” 鼬弯下腰摸了摸佐助的头发,嘴角带着不明显的笑意,“那么我为明天准备一下便当。”

厨房里还有一些晚饭剩下的米饭,鼬估计了一下自己和佐助的饭量,决定捏几个饭团。

“哇!!是饭团!!!我要木鱼干!!!” 跟着鼬跑进厨房的佐助弄清楚哥哥的意图之后,开心的喊了出来。

“佐助很喜欢木鱼干吗?” 鼬看着佐助笑成一团小脸,决定逗一逗自己这个可爱的弟弟。

“嗯!!” 佐助大力点头。

“可我喜欢吃海苔的……” 鼬面露难色,“米饭一共就这些。怎么办呀,佐助。”

然后他如愿以偿的看到佐助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的模样。鼬也不说话,等着弟弟开口。

“那……尼桑做海苔的吧!” 佐助扯了扯鼬的衣角,“木鱼的……等下次!”

鼬终于绷不住笑出了声。他伸手点上了佐助的额头:“家里只有木鱼了哦。所以呢我会做好多木鱼饭团,明天给佐助吃。”

米饭好了。香气争先恐后的从锅盖边缘挤出,把鼬从回忆中拉出来。

那么……就做饭团吧。鼬将米饭铺在掌心,将现有的材料塞在中间,再捏成一个边角不是那么明显的三角,放上海苔,最后撒一点芝麻。在锅里米饭见底之前, 他听到了鬼鲛推门而入的声音。

“鼬先生,在干什么呢?” 鬼鲛对于满屋的饭香感到有些惊奇,毕竟两个人平时都没有这种做饭的闲情逸致。看来木叶还是对鼬有些影响的。鬼鲛想。

站在灶台前的鼬闻言侧过了身子,将手里的东西展示给他:“看,懂了吗……?”

“哦呦~这不是饭团吗。”鬼鲛凑到鼬旁边,“我喜欢,有昆布馅的吗。”

“啊…,有啊,拿去吧。”鼬冲着其中一个饭团扬了扬下巴——他两只手都在捏饭团腾不出来——示意鬼鲛自己拿。

“那我开动啦。”鬼鲛咬了一大口饭团,含糊不清的说,“果然还是螃蟹和虾肉馅更让人满足啊——” 闻言,鼬无奈的冲鬼鲛挑了一下眉毛,“我们是逃忍,吃东西不要挑。要不然你现在去自己抓螃蟹回来我给你捏。木叶旁边就有河。”

“开玩笑的啦,我知道的。”鬼鲛拿着饭团后退了两步,他可不想去河里抓虾,“彼此彼此啦,毕竟每个人都背负着不同的人生啊。”他伸手拍了拍鼬的肩,又拿走了一个饭团。“鼬先生怎么了,表情有点可怕啊。”

你手上的米饭粘在我衣服上了。鼬面无表情的想道。

助子下一篇出场!!!还不止一个助!(

好棒啊……回头就换近侍

啊不行哪里感觉好奇怪:

ウィル太太演繹的清光!!【藥研單傳】希望畫質會更好一些! twitter:@wiru_son / ウィル  【授權見評↓

狮与鹿:

#温暖组#这是我相信在神奇动物在哪里1结束时会发生的故事。

祝大家新年快乐~~:)

希望大家在新年都能遇到对你温柔以待的人

Happy New Year

Happy new year
·有一点假期操作,圣诞节假期放多久呀【。
·历史大概是魔药老师教的
·克莱的魔杖是私设,是纽特用雷鸟尾羽和落叶松做的。
·全无考据全是瞎写

圣诞节快要到了,来往于长桌之间的猫头鹰也多了起来,学生们叽叽喳喳的讨论圣诞节假期和礼物。克莱登斯坐在赫奇帕奇长桌一角,安安静静的吃着三明治,往自己的南瓜汁里多加了一份方糖。
圣诞节没给他留下多少愉快的回忆,最多也就是比平常稠一点的粥而已。
这是他离开纽约之后的第一个圣诞节,他连留校名单都打算去签下来了。
所以当他看到一只鹰鸮扑打着翅膀落在他面前时,他愣了好一会儿才从猫头鹰身上取下了卷的紧紧的羊皮纸。

亲爱的克莱登斯:
在霍格沃茨的生活还适应吗?邓布利多教授告诉我,你也进了赫奇帕奇。我原来也在那个学院,你会发现赫奇帕奇的人们全都非常忠诚和善良,我相信你会在这里交到几个不错的伙伴。不要担心他们会因为你对魔法世界的不了解而疏远你,你可以尽情发问——如果觉得太勉强,你也可以去问胖修士,那是我们学院的幽灵,穿着修士袍,很好认的。也不要担心你会在课程上落下太多,别的我不敢保证,但是草药学和神奇生物保护课,嗯,绝不是我自负……我教给你的知识和你平时接触过的神奇生物足以使你在这些领域远远超过你的同级生。还有就是……我不清楚学校的吃的合不合你的胃口,悄悄告诉你,我们的公共休息室和厨房在一条走廊,如果你想要换换口味的话,就去找一副巨大的水果拼盘挂画,然后挠一挠画里的那个梨子,就可以进到厨房啦!里面的家养小精灵会把你想要的做给你吃的。他们总是那么热情。
天啊,我到底在说什么啊。嗯……我写信是想邀请你圣诞假期和我一同前往中国,听我哥哥说中国魔法部好像被一种像是蛾子的人袭击了—他们似乎叫他天蛾人—他们怀疑与黑魔法有关,似乎要需我们的帮助去消灭它。可我觉得这也许是中国特有的神奇生物,我想要去寻找他。如果你想要留在学校或者自己在家也没问题,自己决定就好。
PS:恶婆鸟这两天正在换毛,做了一根羽毛笔给你,要是觉得不是很好用的话,就拿去压箱底吧。
你真诚的
纽特
克莱登斯看到最后,赶紧低下头看了看,找到了落到他南瓜汁旁边的一个细细长长的包裹。
一股暖洋洋的感觉忽然笼罩了他的全身。他抓起书包离开了座位。他要去图书馆给纽特回信---用那根纽特寄给他的羽毛笔——他当然要和纽特一起去。他还要好好想一想要给纽特什么样的圣诞礼物。
圣诞节假期如约而至。在伦敦过了几天休闲日子之后,纽特眼下正带着克莱登斯走在中国的东南山脉附近。
眼前是一座被冲毁的大坝和一些村庄的断壁残垣和反射着水纹的堰塞湖。
“奇怪……这些村庄的地基在湖底,可是废墟离得湖边距离未免太远了。”纽特抽出魔杖,指着沉入湖中的地基,“原型立现”
雾气从魔杖尖端升起,还未聚成形状,湖水就毫无征兆的波动了起来,湖面冲起了巨大的波浪,一个黑影潜在水里向着两人急速而来。
“我想他还在这里…而且绝对不友善!”纽特急匆匆的拉起克莱登斯要幻影移形。
来不及了。黑影突破湖水,巨大的翅膀扇动着带起狂岚将纽特和克莱登斯掀翻在地,身上的水草腥味迅速侵占了周遭的空气。
哦好的吧,在异国和神奇生物打一架,绝对不是什么他想要的圣诞礼物。纽特看了看掉在不远处的魔杖,从嘴角挤出几个单词给在他旁边害怕的瑟瑟发抖的克莱登斯:“保持这个姿势,别动,看着他。”
这是一场虚张声势的对峙。猛兽们追逐猎物的时候都会打量猎物,考虑两方的实力,看看自己是否有实力搞定猎物。这个时候转身逃跑简直就是找死的行为。
纽特幅度尽量轻的移动着右手,想要去够到自己的魔杖,要把这动物的注意力移到自己这来,不能让他伤害克莱登斯——他分神了,大衣袖子碰到了一颗石子,石子滚落发出了清脆的声响。本来静止不动的黑影立刻耸起了脊背冲向纽特。
纽特闭上了眼。但是预想到的疼痛没有到来。他睁眼看到克莱登斯化成默默然,挡在自己面前,盘旋着做出威胁的状态,周围的废墟颤动着出现裂痕,接着化为粉尘,灰飞烟灭。默默然不做保留的展示自己的力量,想要吓退这个愤怒的生物。
然而黑影并不领克莱登斯的情,它鼓动翅膀升到半空,利爪向克莱登斯抓去,将黑雾撕出一道缺口。
“斯卡曼达先生,请保护好自己”纽特听到环绕在自己身侧的默默然说道,接着默默然呼啸而起,和黑影纠缠在了一起。
看着他们打到天上,纽特明白自己没有办法帮忙了。他只能紧紧地交叉双手,祈祷克莱登斯不要受伤。
他看着克莱登斯狠狠的把他的对手摔到了水里,接着在默默然在空中变回了人形,魔杖举过头顶,接着凌厉的,如鞭子一般甩下:是格林德沃对付纽特的那一招。男孩不仅无师自通的学会了无声咒,还利用了水导电的能力限制了那个神奇生物。
“克莱!够了!你不能杀了他!”纽特朝着克莱登斯大喊。太远了,他不确定克莱登斯能不能听到,有雷鸟尾羽加持的魔杖用雷属性的魔法,威力可想而知。然后纽特看着克莱登斯再次化为黑雾,潜入湖底,把那个生物捞了上来,轻轻放在了纽特面前。
“我没想杀了他,先生,只是我得确保他不会伤到您。”克莱登斯湿漉漉的对纽特解释道,“我不想看到您受伤。那很疼。”
他们终于得以看到这个神秘生物的真面目:没有头,整个身体都是赤红的,两对乌黑翅膀还因为克莱登斯电他的那下子微微抽搐着,六只利爪无力的摊着。
“哇哦……这可和飞蛾差的有点远。”纽特说,“这是中国的一种神兽啊……,帝江不算是凶恶之类,为什么会引发这么大的灾难呢。”
“他受伤了。”克莱登斯伸手撩开了帝江的羽毛,一个焦黑的痕迹的,还微微渗着血的伤口横亘在羽翼下方。
“麻瓜的武器造成的,我想我有办法搞定这个。”纽特把魔杖叼在嘴里,开始在自己的大衣里摸索,“愈合魔药我记得在这里……”纽特艰难的把一个盛满深蓝色药水的玻璃瓶从大衣里拉出来,“克莱登斯,帮把手,我们得先帮他清理伤口。”克莱登斯点点头,伸出魔杖给帝江补了一个睡眠咒之后,手腕一挥一抖,施展了一个悬浮咒让伤口里的小树枝和石块自行飘出。
“哇哦,克莱登斯,你可真是充满惊喜。”
纽特用手帕擦拭着帝江伤口上的血污,“无声咒可是要到六年级才学呢。”
“我的口音显得很奇怪,”克莱登斯耳尖泛上了一小片粉红,“所以我想,如果不说话就施展咒语的话会很好很多,显得我不是那么……异类。”
纽特楞了一下,手里的魔药差点倒歪:“克莱,其实你不用这么在意的口音的。霍格沃茨的学生来自五湖四海,大家都有着不同的故事,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特点,但又因为相同的特质在四个学院相遇。我想,就是因为每个人都有有着自己的特点,才让霍格沃茨变成了世界上最好的魔法学校。”纽特手上动作不停,利落的在帝江的伤口上打上绷带,系一个蝴蝶结。“我觉得我可以写信告诉哥哥,让他们不要担心了,中国还没被格林德沃渗透。”他站起身,看着正在西移的太阳,拉住克莱登斯的手:“抓紧我,我想我们可以去麻瓜的城市逛一下。”
纽特带着克莱登斯在一个不起眼的小巷中显形,入眼的是大片的红色。暖色的蜡烛在红色的圆灯笼中摇曳着,将他们脚下冷清的青砖染上柔和的橙黄。
“看来我们好像恰好赶上了中国的某种节日。”纽特打量着四周,周围麻瓜的表情和街道的打扮宣告着今天是一个特殊的节日。还是非常喜庆的那种。
既然来了,那就逛逛吧。纽特轻轻握了握旁边不安的克莱登斯的手,轻声说:“走吧,我们去逛逛。”
克莱登斯也同样打量着这个陌生的街道。两旁是临时撑起来的摊子,人们用他听不懂的语言相互交谈,红色的灯笼挂在街道两旁,还有红色的横幅挂在摊子上,用的是一种方方正正的字体。
陌生的语言和陌生的环境让他本能的向身边唯一熟悉的气息靠拢。纽特注意到了克莱登斯的小动作,眼角的笑意加深,拉着克莱走向了一个摊子,摊主卖的是插着裹着糖衣的山楂串。纽特走过去,比划着和摊主交流,买了一串递给了克莱登斯。
“尝尝看?”纽特歪着头,把山楂串递到克莱登斯的嘴边。男孩伸手抓住纽特的手,伸头咬下了一颗山楂。
酸酸甜甜的味道在口腔里炸开,克莱登斯微微眯了一下眼,他从来没有尝过这种味道,但是他很喜欢。他低下头又吃了一颗,然后把它推给了纽特。纽特明白这种行为,大概就是那种喜欢的东西要分享的意思,于是,他偏过头,也咬了一颗山楂。
和英国的甜点完全不同的味道。纽特一边咀嚼一边想。也许他可以和克莱登斯再去逛逛别的小摊。
于是他就真的这么做了,他拉着克莱登斯靠着比划竟然真的买到了不少东西。当他们俩正在挤在一个摊子旁边吃一种里面有馅儿的小团子时,一个带着笑意的女声插了进来“这是中国过元旦时要吃的东西。叫汤圆,是含着美好祝愿的食物。”
“呃……谢谢你来告诉我们这些,可是,你是谁?”纽特小心翼翼的问道,手已经在大衣口袋里悄悄握住了魔杖。
“别害怕,我没有敌意。”女孩子举起双手表示自己没有危险,“我是中国前往英国的留学生。拉文克劳。”
“我只是来谢谢你们救了帝江。”她说完,向后退了几步,“就不打扰你们啦。再见,好心的赫奇帕奇。新年快乐!”女孩吐了吐舌头,消失在了熙熙攘攘的人群里。
“元旦?新年?”纽特和克莱登斯低头看着碗里白胖的汤圆。“我想我们应该吃完它,先生。”克莱登斯舀起一个汤圆送到纽特嘴边,“刚刚那个女孩子说这个包含着对新年的祝福。”
纽特看着递到自己嘴边的勺子,深棕色的眼眸里的笑意像是融化了蜜糖,他张口吃下了那个冒着热气的汤圆。
“我想我们该回去了。克莱”身边的男孩已经比去年长了不少,代替了锅盖头的微卷长发越发衬出他清秀的五官,只是,男孩的鼻尖好像被冻的有点泛红。纽特扯过自己的围巾,在克莱脖子上围了两圈,“我想这样会暖和很多。”
回到了旅店,纽特抓过了飞路粉,“我想哥哥已经把飞路网连好了。你先来,克莱登斯。”克莱登斯点点头,抓过一把飞路粉,走到壁炉前。纽特准备再叮嘱点什么,却被印在额头上的柔软触感卡住了话头。
是克莱登斯的吻。
“新年快乐。纽特。”克莱登斯脸涨得通红,赶在纽特发话前跳进壁炉,消失在了碧绿的火焰里。纽特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轻声笑了笑,跟着钻进了壁炉。
跑什么啊,反正我们的目的地是一样的。纽特在飞路网短短的几个炉门旅程中想。
“新年快乐,克莱。”纽特从自家炉门钻出来,第一句话就对着克莱登斯说了出来。
他看到忐忑不安的男孩瞬间就笑了起来。
我们还有很多个新年可以一起过。纽特在心里说道。
新年快乐。

'嗷!庄主,终于出啦!

若若秋:

本子宣传!血饮3《满地江湖》第二卷,与第一卷剧情相连。第一卷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22171599691&spm=a310v.4.88.1
第二卷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35472525160&qq-pf-to=pcqq.c2c
主要角色:叶英,叶炜,莫雨,穆玄英,以及某些门派掌门出没,江湖向,武侠向,不占cp,此本故事内容偏向藏剑一方。节奏比起第一本有所加快。
前20名可额外得特典+签绘,前21-50可额外得特典一份!!
此特典专供庄主痴汉们舔【大误】限量200份,抢不到可购买= =
详情请看长条一定要看长条!!!!!!!

http://weibo.com/1299030774/DEllXgTZu?from=page_1005051299030774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_rnd1468241747461希望大家去微博帮转发有抽奖!

别担心我不咬人w:

#superbat##超蝠#《 super psycho love》 自制,背后严重注意* 短,快,污*   我又拿预告片打混了……介于大家都说超蝙大战的GV不好看,我就小小的剪辑了一下w,剪完以后感觉自己的节操都掉光了QvQ…… 有点黑化超风味?背后真的要注意啊!! L【superbat】【超蝠】super psycho love(背后注意*

无粮莫方-学习最重要:

图来自微博 诶皮
图来自微博 诶皮
图来自微博 诶皮

第一张的小盆友,如果你拎个锤砸,我可能会觉得你是小叶砸╮(╯▽╰)╭

每次打tag都很纠结_(:3_」∠)_

请大家多多关注诶皮太太的微博(๑•̀ㅂ•́)و✧
和订阅诶皮这个标签(๑•́₃ •̀๑)

有授权